永續宜居的城市課題:當代都會型社區營造在臺北

小慧是一位懷抱「臺北夢」而北上來到城市打拼的小資族,下個月底工作即將屆滿三年。起初來到這座城市,為了節省租金,選擇鄰近臺北市的新北市通勤上班。隔著一座福和橋,中正區與永和區在相同的租屋條件下,前者硬生生地貴了將近三成租金。但最近在「堵車的基隆路」上,隨著機車通勤的各式成本的上升,小慧不得不重新思考,居住在「市中心」的租屋選項。小慧的租屋處是常見的老舊集合式住宅,也因為租屋的關係,平時會碰到左右鄰居的機會鮮少,僅偶爾白天出門上班會遇到同為租戶的上班族,彼此點頭示意。小慧下班後的生活很樸實,沒有什麼「繁華夜都市」,但由於長期關注能源議題的關係,下班後時常擔任綠色能源倡議組織裡的志工,參與能源議題的公共事務推廣……

 

在臺北,像是小慧這樣的租戶案例無獨有偶。根據最近一次(99年)人口及住宅普查統計,臺北市一共有17萬452戶租屋戶,若乘上家戶平均人數2.78人,則約有近48萬名租屋人口。而若以270萬人作為臺北市常住人口,租屋族則佔總數18%。也同時代表,在臺北平均每近五人中,便有其中一人為租屋人口。這樣的都會型居住形態下,人口流動頻繁,街坊鄰居間較難產生長期的鄰里屬地感,然而,這樣的居住形態,卻也衍生出活潑多元的議題社群在臺北市社區場域裡發酵。

 

回顧臺北市的社區營造發展源起,最早可追溯至士林區「福林社區」居民對公共環境品質改善的社會運動為始,透過由下而上的社會力,倡議催生「臺北市地區環境改造計畫」,從空間尺度從事社造,協助在地願景建立。而前述計畫的參與者則從空間專業的「社區規劃師」協力,到廣泛培力市民參與「青年社規師」、「儲備社規師」、以及現階段的社造人才培訓計畫等課程,將公民參與向下紮根;擾動社區的觸媒,則從實體的「社區空間地圖」,到記錄「社區故事」,並隨著資訊傳媒數位化的過程發展「都市街區影像紀錄」等;而近年,臺北市透過「OPEN GREEN打開綠生活」提案計畫,打破現有鄰里疆界,也打開公眾對公共空間的想像;諸如此類,也透過社造創意行動的「社區營造點」提案計畫及「UR PARTNER社區夥伴計畫」,嘗試串起都會型社造多樣態的社群合作可能。數十年來,我們隨世代變遷,因應中央社區營造政策的典範移轉,但不變初衷是,對城市美好生活想像的實踐。

 

臺北市當代的都會型社區營造,在文中首段都會人口流動的脈絡下,孕育出許多倡議各式議題的社群組織,並依照不同地域發展下的在地議題,打破傳統既有的行政鄰里疆界,形成互助共好的議題行動圈。根據臺北市都市更新處統計過去近5年(101-105)社區營造點及社區影像紀錄的提案組織類型,傳統的地緣社區約有75組提案,而議題社群則約有85組提案;相較其他縣市,臺北市議題社群的崛起,是都會型社區營造獨特的特色寫照。

 

而106年8月27日是屬於臺北市社區營造值得紀錄的「大日子」,這一天我們邀集近百名在從事「社區營造」的夥伴們齊聚一堂,仿效「維基城市」的精神,透過市民參與建構城市的集體願景,共同描繪「都會型社區營造的樣貌與特徵」,並藉由共同討論的過程,探詢「臺北市社區營造的下一步」,而我們也嘗試作出「一個前提三個課題」的共識歸納:

 

前提是,無論我們的角色是地緣社區、議題社群、抑或中介組織;無論我們在做的事情是議題倡議、社區營造、抑或社會創新,共同的角色是,我們都是「社區工作者」。

 

課題一,既然我們都是「社區工作者」,這樣的「社區共同體」的集體想像與合作,是當前都會型社造推動的下一步。

 

課題二,「社區共同體」的合作可能性,如何轉譯成「日常經濟」,透過團結式經濟的各種形態帶動永續的經營與發展。

 

課題三,當前都會型社造面臨的挑戰為「資源整合」,而資源如何整合,則須端視臺北市政府跨局處從事社區工作的整合與協調。

 

都會型社區營造在臺北推動的挑戰與論述的基礎,是極富指標與重要性的,原因在於,除了臺北市外,其他五都,也正面臨都市化人口結構與居住型態快速轉變的歷程,同樣以行政院主計處人口及住宅普查總報告提要分析,10年間全國住戶數增加最多之縣市為新北市、次為桃園市、三為台中市,而住戶人口增幅最大的則為桃園市,就Ravenstein & Lee人口遷移的「推拉理論」(push and pull theory)而言,都市當前面臨的課題與挑戰:今日臺北,明日五都!

 

爰此,齊頭並進的是,臺北市政府今(106)年度也正著手籌劃,都會型社造在臺北的下階段政策發展。以都市再生的角度出發,我們希望建構「都市再生經營平台」及「都市再生學苑」,從事社區營造的資源盤點及整合,並應用作為都市再生的政策智庫。培力社造人才及新興社群組織從事社區營造,為城市出點子,成為城市創意的生產者,將更多都市再生議題串聯成社群網絡,與跨部會局處資源媒合,透過各種都市改造的軟、硬體策略,更全面的回應當代面臨的都市再生課題的解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