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都會營造觀察

前言

從2016年社區營造第三階段開始之際,都會營造就一直是強化擴大社區營造的核心課題之一。但是這議題也是眾多包括公部門、專業團隊甚至居住在都會區域內住民普遍認為很難去定義,更遑論如何推動的課題。

 

從社會功能言,都會地區普遍具有資源集中、高效能、高附加價值與高外擴力等優勢,是具有創造新的消費模式與改變周邊非都會區域相關生產方式的強勢社會功能區域,但是從都會內部言,階級的利益分配矛盾,高壓力的生活方式,往往造成都會區域的相對不穩定,近年來的異常氣候、恐怖攻擊與金融經濟不穩定更加劇了都會的不安與不確定。這種都會的雙元性,也使得不同觀點就會有不同的詮釋,因此更無法聚焦都會營造的策略與方向。在台灣我們都會的形成時間不久,甚至某些都會還在不穩定的形成中,因此也必須用一種邊梳理邊詮釋邊操作的滾動式營造思維,在不同都會中針對不同的社區區域做觀察,而所有的實作也都在反饋所觀察到的現象與累積下階段可能的改變。這個過程與經驗正是延續過往二十餘年的社區營造一樣的台灣價值。

 

從2016年文化部選定以新竹生活美學館所服務的北部八縣市作為都會營造的先驅型計畫開始,歷經兩年實作,已經有些新的論述與詮釋並且漸漸聚焦,找到方向,這樣的發展毋寧是值得分享的。

 

確認都會營造的價值

傳統社區營造是以既有組織做為營造主體的策略,在都會營造第一階段大致也是以此思維出發,但是體認到都會中組織的侷限性〈文化非屬管委會應辦理事項〉與不穩定性〈大廈管委會一年一任,且任期不一定符合營造點的提案及結案日〉 所以也開放小額補助給個人,在2016年共補助20案,從審查報告到期中輔導過程一直到結案分析,其實在此階段並無法區隔出都會營造與一般社區營造的差異性,換言之,透過對個體的補助機制無法彰顯都會營造的核心價值與激發出真實問題意識。因此透過訪談北部八縣市各社造中心與文化局相關同仁才發現,欠缺對縣市城市治理的理解與對轄內都會區域的梳理,才是都會營造一直停滯不前的核心問題。

 

在2017年,與新竹生活美學館的討論後,確立了都會營造必須從協助縣市政府建構都會營造平台機制,統合相關局處針對都會區域的資源,由上而下的提高公廈組織自主營造的動力,配合曾經參與過社區營造的公廈組織或居民,以及針對區域發展各種問題有需求的跨域組織由下而上的參與,如此雙方一起投入才能建構出都會營造的動力與有別於傳統社造的樣態。

 

在全球均走向高度都會化的當下,高度聚居的都會更需要有高度自覺與相互支持的非政府體系,在2017年初步的討論與聚合後,已經可以透過台北市、新北市與基隆市個別針對城市特色提出一些非傳統文化局社區營造模式的發展,更有源力自跨公廈,跨行政區,著力於都會區域各種公共議題的平台團隊。這些團隊提供的經驗都在累積都會營造的資本,隨著更多縣市開啟行政資源聯合,更多縣市開始認真梳理轄內都會區域的形成與問題,都會營造的新機會、新模式有將更多元的呈現,在此情形下都會營造才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