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發現高齡者的生命價值

電視媒體上經常可以看到一種對照式的報導,就是把某些知名影歌星年輕時候的照片與現在年老後的照片放在一個畫面,讓閱聽人從中看到歲月在這些影歌星身上留下的痕跡,甚或是嘲笑一番。但當大家看到這樣的媒體報導時,不知道心中有何感受?是為這些影歌星的年邁感到惋惜,還是擔心老年也逐漸降臨自己身上?

 

每次看到這類的報導我都有一個疑問:為何主流社會總愛形塑永保青春的「美麗神話」,以此期待(甚至要求)自己或他人在身體、心理、社會關係等各方面,永遠都能跟中年人甚至(壯年)一樣?高齡者難道沒有不同於中壯年人,卻值得珍視的獨特性嗎? 為了更清楚地看到高齡者多元的獨特性,我想邀請大家從「關懷倫理」出發,重新認識身旁高齡者的豐富價值。

 

首先,我建議大家盡可能要「相信高齡者『動機良善』」。即使在過去成長的記憶裡,長輩們與我們之間可能因為各樣愛恨情仇,而說出或做出某些讓我們不方便或難堪的事,我們依然願意相信「沒有人故意被討厭」。他們會做出這樣的言行,心中一定有屬於自己的理由;甚或是內心其實是想表達關懷與愛,只是方法不當,使我們無法如願接受到這樣的心意。在沒有完全確定他們言行真實的動機或用意前,建議大家暫時不要為他們貼上負面標籤。

 

第二,在與長輩互動的過程中別忘了「愛的關係」才是我們能共同生活的關鍵要素。所以基於「愛」的情感,也就是為了瞭解彼此的真實感受,真誠地表達與全神關注地聆聽,才是與高齡者溝通的重點。至於「判斷對錯」或「解決問題」雖然也頗為重要,但是在家庭關係裡「愛」的重要性應該被放在「面子」或「對錯」之上。我甚至相信出於真正的「愛」所產生的表達與聆聽,才最能掌握高齡者生命脈絡中的真實性和豐富性,以致更能理解他們的言行舉止背後的意義。

 

第三,建議不要把高齡者的「身、心、靈、社會」狀態視為同質,更不要把不同的長輩相互評論、比較優劣;也不要根據他們過去與我們互動的經驗,就判定他們冥頑不通或毫無改變的可能性。相反地,如果我們可以隨時根據高齡者傳達的想法,調整自己與他們互動方式,並且把過去的經驗當成輔助我們認識彼此的資料,相信「只要我們願意」,每一次的互動都有可能發生令人喜悅的改變。簡單說,就是永遠不要放棄給彼此下一刻創造可能性的機會。

 

第四,建議長期照顧長輩的朋友們,也不要忘了隨時看到高齡者給予我們的包容、體諒或善意,也就是的照顧關係中真實存在的「互惠性」。因為照顧或關懷關係絕對不是「單向」的,而是必須雙方共同實踐才能成行;另外,關懷者和被關懷者的角色也不是固定不變,而是會隨時流動。就像表面上關懷者給予被關懷者許多幫助,但是就在這個關懷行動發生的同時,被關懷者也給予關懷者諸如信任、體諒和配合等寶貴的回饋。換言之,「關懷關係」必須建立在互惠與互助之上,照顧者和被照顧者得認真聆聽彼此的需求,根據對方的困難相互協調。就如照顧者可以提出自己方便和困難的時間,讓被照顧者知道在那些時段內可以得到那些照顧,以致協調出彼此都更能樂在其中的關懷關係。也因為這樣,我經常說與其表揚「孝子/女」,不如褒獎「模範家庭」;因為孝順長輩絕對是高齡者和晚輩一起協調出來的生活模式,過程中雙方都有功勞。

 

綜合言之,如果隨著年歲的增長,每個人的身體狀況都無法避免必須邁向衰老,與其塑造或跟隨媒體華而不實的「美麗神話」來貶抑自己,不如用關懷倫理的角度,重新發現自己或身旁高齡者獨特的生命價值。